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山寨小楊哥 在視頻號“撈快錢(qián)”
發(fā)布日期:2023-09-13 閱讀次數:1769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'content',16)">大

        “臥底馬(我的媽),這個(gè)價(jià)格還不沖兄弟們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句來(lái)自抖音超頭部達人@瘋狂小楊哥 的口頭禪“臥底馬”,最近頻繁出現在視頻號直播間內。不同的是,說(shuō)出這句話(huà)的人不是小楊哥,而是另一對兄弟主播@暴躁小鵬哥。

值得關(guān)注的是,@暴躁小鵬哥 賬號的最大特點(diǎn),就是其直播間高度還原了@瘋狂小楊哥 的設計,不論是背景布置、貨盤(pán)選擇,還是兩位主播的人設打造、賣(mài)貨手段,都有著(zhù)濃濃的“小楊哥味道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模仿頭部網(wǎng)紅帶來(lái)的利益是巨大的。據卡思觀(guān)察,目前,@暴躁小鵬哥視頻號上播一小時(shí)的場(chǎng)觀(guān)有近10萬(wàn),直播間在線(xiàn)人數更是高達5000人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模仿游戲”能給創(chuàng )作者們帶來(lái)流量早已是人盡皆知的秘密,但給直播間帶去實(shí)在銷(xiāo)量的例子卻很少見(jiàn),@暴躁小鵬哥 能跑通這條路徑嗎?

01 仿直播間不做短視頻,

視頻號小楊哥只想“撈快錢(qián)”?

        “10斤水桶放下去也沒(méi)問(wèn)題,就這么輕松,就這么厲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隨著(zhù)小鵬哥松手,一大桶農夫山泉直接掉進(jìn)了下方的黃色垃圾袋中。遺憾的是,與其想要展示的“穩穩兜住”不同,垃圾袋從提手處迅速裂開(kāi),直接在直播間上演了一次“翻車(chē)現場(chǎng)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與直播間此刻“令人窒息的沉默”形成鮮明對比的,是彈幕上飄過(guò)的一串串“哈哈哈哈哈哈”,即使臺上的兩位主播還在瘋狂挽尊,甚至對“品牌方爸爸”出言不遜,但粉絲們對其似乎沒(méi)什么憐憫,全都在抓緊時(shí)間“嘲笑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“反向帶貨”或者說(shuō)“翻車(chē)帶貨”的模式是否覺(jué)得似曾相識?沒(méi)錯,就在去年初,抖音的早期搞笑紅人@瘋狂小楊哥 正是因為在直播間“反向帶貨”制造了諸多笑料而紅上了一個(gè)新臺階。

目前,是抖音除了@人民日報 和@央視網(wǎng) 外唯一粉絲數破億的賬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多時(shí)間里,@瘋狂小楊哥 不僅成長(cháng)為平臺內單場(chǎng)GMV上億的超頭部主播,其賬號粉絲數也實(shí)現翻番,

將直播間的內容做得更加豐富有趣,提升直播的可看性

        當時(shí),卡思曾討論過(guò)這種帶貨模式的獨到之處,最大的優(yōu)勢在于它能夠;此外,更容易抓住被短視頻吸引進(jìn)去的粉絲們的心。

在卡思看來(lái),他們對小楊哥直播間的“學(xué)習”,更多的是體現在一些“外部條件”上

        不過(guò),小鵬哥兄弟畢竟只是直播賽道的新人,沒(méi)有粉絲基礎也沒(méi)有品牌人脈,遠沒(méi)有@瘋狂小楊哥 的帶貨底氣。所以大部分情況下,兩人并不敢過(guò)多的玩梗品牌方,也不會(huì )采用這樣有風(fēng)險的“翻車(chē)帶貨”模式。:

        比如@暴躁小鵬哥 直播間的置景幾乎1:1還原了小楊哥直播間:畫(huà)面主體同為實(shí)木紋書(shū)柜,上面整齊排列著(zhù)裝飾品和周邊,書(shū)柜前放著(zhù)一個(gè)顯眼的紅色“沙包”,甚至墻上懸掛的毛筆字都寫(xiě)著(zhù)同樣一句話(huà)——一生一世兄弟們。

日用百貨、零食飲料和家用小電器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從貨盤(pán)上看,與小楊哥直播間類(lèi)似,小鵬哥的選品也是以為主,價(jià)格集中分布在20-150元區間,最貴的一款產(chǎn)品是某品牌吹風(fēng)機,售價(jià)299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比如大小鵬哥兩位主播的精神狀態(tài)、服飾穿著(zhù),都有著(zhù)濃濃的早期大小楊哥“味道”:兩人時(shí)常穿著(zhù)黑色T恤,頭發(fā)也是一個(gè)偏分一個(gè)順毛,臉上總是戴著(zhù)墨鏡,在直播間帶貨時(shí)也是咋咋呼呼,時(shí)不時(shí)就會(huì )喊出一句“臥底馬”。這些特征非常符合很多網(wǎng)友印象中的大小楊哥形象。

最近,其直播間甚至出現了“小楊嫂”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加搞笑的是,當然,這也是一位模仿者,但女主播的五官、臉型都很像小楊嫂,加上也留著(zhù)一頭飄逸長(cháng)發(fā),當她站在直播間內和兩兄弟一起賣(mài)貨時(shí),著(zhù)實(shí)讓很多人分辨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益于二人對小楊哥的“深度還原”,直播間人氣迅速增長(cháng)。

短短五分鐘,直播間同時(shí)在線(xiàn)人數已達5000人,后續,直播間流量持續攀升,開(kāi)播20分鐘時(shí),顯示已有5.3萬(wàn)人看過(guò)直播。

        8月21日19:09 @暴躁小鵬哥 開(kāi)始了當天的直播。剛開(kāi)播時(shí),三人沒(méi)有直接帶貨,而是站在鏡頭前跳舞吸引人氣。這樣的數據在視頻號直播間來(lái)說(shuō)相當亮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銷(xiāo)售額方面,目前沒(méi)有準確的數據可供參考。但卡思觀(guān)察到,截至發(fā)稿前,其帶貨櫥窗顯示已售貨品為7.5萬(wàn)件,但兩天前卡思第一次查看該數據時(shí),僅有6.5萬(wàn)件。

與其在直播間上的“大力投入”的狀態(tài)截然不同,@暴躁小鵬哥 于短視頻上的表現顯得有些敷衍。

        值得關(guān)注的是,

有模仿經(jīng)典影視劇橋段的,也有模仿其他達人作品的,純原創(chuàng )內容鮮少看見(jiàn)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據卡思的觀(guān)察,目前,賬號發(fā)布短視頻作品的頻率很低,除了直播切片外,大多是一些搞笑段子的翻拍,在短視頻中,兩位主人公也完全沒(méi)有大小楊哥一樣鮮明的人物形象,能給人留下的記憶點(diǎn)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據觀(guān)測,今年3月,兄弟倆還曾模仿@李炮兒拍攝過(guò)粉絲挑戰類(lèi)視頻,甚至連@李炮兒 的特色slogan“玩的就是真實(shí)”都搬進(jìn)了自己的視頻中,此舉曾引發(fā)過(guò)很多網(wǎng)友的不滿(mǎn)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系列超過(guò)底線(xiàn)的模仿行為招來(lái)的質(zhì)疑和謾罵可以預想,賬號評論區內的留言大多算不上友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自己的路,很尷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模仿不到位,永遠是低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要自己看看拍的是啥嗎?自己能不能看完呀。”

02 模仿式帶貨還能創(chuàng )造多少輝煌

模仿得越像,小楊哥的粉絲就越有可能看他們的直播間,不論反響是好是壞,都能給直播間帶去巨大流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析@暴躁小鵬哥 的“成功史”,精準的模仿還原無(wú)疑是帶動(dòng)賬號增長(cháng)的流量密碼。畢竟,@瘋狂小楊哥 本身的知名度極高,

模仿沒(méi)事,只要能搞笑有創(chuàng )新就行,一比一模仿沒(méi)有出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從長(cháng)遠來(lái)看,“只仿形而不仿神”的模仿式玩法很難長(cháng)久地支撐起一個(gè)賬號。其實(shí)早在今年4月,就有粉絲將平臺上出現的模仿行為“告狀”到小楊哥本尊處,他們的回復是: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忠告似乎沒(méi)有被采納。

        卡思上文提到,@暴躁小鵬哥 作品的原創(chuàng )性較少,看上去團隊沒(méi)有于內容創(chuàng )作端付出太大努力。

@暴躁小鵬哥 櫥窗的帶貨評分只有4.14,評級為中,只高于平臺內24.2%的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直播端,視頻號官方數據顯示,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僅就卡思看過(guò)的幾場(chǎng)直播來(lái)看,每場(chǎng)的主推品都是垃圾袋、書(shū)包、抽紙等幾個(gè)相同的商品,貨盤(pán)沒(méi)有進(jìn)行更新和改進(jìn)。

顯然,其直播間的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暫時(shí)還沒(méi)能“跟得上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與這一情況形成對比的,是在此之前,因模仿走紅的ESO組合中鹿晗的扮演者“鹿哈”@凌達樂(lè ) 在抖音直播帶貨做出的不菲的成績(jì):今年五月,在經(jīng)過(guò)近半年的努力后,其直播間30天GMV進(jìn)入2500 -5000萬(wàn)區間,屬于平臺頭部主播的水準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今天,再去查看@凌達樂(lè ) 的帶貨數據,依舊非常穩定。最近30天,累計開(kāi)播21場(chǎng),累計銷(xiāo)售額達1000-2500萬(wàn)。

        卡思曾總結過(guò)@凌達樂(lè ) 能夠成功轉型帶貨主播的最關(guān)鍵因素:

其一是從人設上來(lái)說(shuō),無(wú)論是前期的短視頻創(chuàng )作、娛樂(lè )直播,還是后期進(jìn)行直播帶貨,“鹿哈”的人設始終沒(méi)有崩塌。

        @凌達樂(lè ) 本人算得上俗意義上的帥哥,其展現出來(lái)的真誠、親切感、才藝等特質(zhì),又為其吸引了一批較高粘性的粉絲。

其二則是從專(zhuān)業(yè)性來(lái)說(shuō),對待直播帶貨這份事業(yè),凌達樂(lè )本人非常敬業(yè),且他的團隊也運營(yíng)得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據了解@凌達樂(lè ) 剛開(kāi)始直播帶貨時(shí),數據并不算亮眼,場(chǎng)均銷(xiāo)售額僅在5萬(wàn)左右,但他沒(méi)有放棄,堅持在“模仿”之外,不斷改進(jìn)直播細節,然后等到流量降臨的時(shí)候,迅速抓住機會(huì )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比之下,@暴躁小鵬哥 雖然借著(zhù)模仿小楊哥在視頻號上收獲了一些人氣,但這種流于表面的“1:1”式模仿玩法究竟能帶他們走多遠?我們一起來(lái)看。